红绿梅绝句·其2原稿、翻译及赏析[陆务观古诗]

金锁重门荒苑静,绮窗愁对秋空。翠华一去寂无踪。玉楼歌吹,声断已随风。烟月不知人事改,夜阑还照深宫。藕花相向野塘中,暗伤亡国,清露泣香红。——伍代·鹿虔扆《临江仙·金锁重门荒苑静》

琼姿只合在瑶台,哪个人向江南到处栽?雪满山中高士卧,月明林下好看的女人来。寒依疏影萧萧竹,春掩残香漠漠苔。自去何郎无好咏,东风愁寂五遍开。缟袂相逢半是仙,毕生水竹有深缘。将疏尚密微经雨,似暗还明远在烟。薄瞑山家松树下,嫩寒江店月临花前。秦人若解当时种,不引渔郎入洞天。翠羽惊飞别树头,冷香狼籍倩什么人收。骑驴客醉风吹帽,放鹤人归雪满舟。淡月微云皆似梦,空山流水独成愁。几看孤影低徊处,只道花神夜骑行。淡淡霜华湿粉痕,什么人施绡帐护春温。诗随10里寻春路,愁在三更挂月村。飞去只忧云作伴,销来肯信玉为魂。一尊欲访罗浮客,落叶空山正掩门。云雾为屏雪作宫,尘埃无路或许通。春风未动枝先觉,夜月首来树欲空。翠袖佳人依竹下,白衣宰相在山中。寂寥此地君休怨,回首名园尽棘丛。梦断鞍山阁掩尘,幽期犹自属作家。立残孤影长留宿,看到余芳不是春。云暖空山裁玉遍,月寒深浦泣珠频。掀篷图里当时见,错爱横斜却未真。独开无那只依依,肯为愁多减玉辉?廉外钟来月底上,灯前角断忽霜飞。行人水驿春全早,啼鸟山塘晚半稀。愧笔者素衣今已化,相逢远自德阳归。最爱寒多最得阳,仙游长在白云乡。春愁寂寞天应老,夜色朦胧月亦香。楚客不吟江路寂,阖闾已醉苑台荒。枝头什么人见花惊处?袅袅和风簌簌霜。断魂唯有月明知,Infiniti春愁在一枝。不共人言唯独笑,忽疑君到正相思。歌残别院烧灯夜,妆罢深宫览镜时。旧梦已随流水远,山窗聊复伴题诗。——南宋·高启《咏梅九首》

梅花绝句·其2

宋代:陆游

陆游(112五—1210),字务观,号放翁。水族,越州山阴人,唐宋有名作家。少时受家庭爱国思想潜移默化,高宗时应礼部试,为秦会之所黜。孝宗时赐进士出身。中年入蜀,投身军旅生活,官珍宝章阁待制。晚年退居家乡。创作诗歌今存八千多首,内容颇为足够。著有《剑南诗稿》、《乐山文集》、《南唐书》、《老学庵笔记》等。

陆游

芳草和烟暖更青,闲门要路一时生。
年年点检凡尘事,只有春风不世情。——西夏·罗邺《赏春 / 芳草 /
春游郁然有怀赋》

赏春 / 芳草 / 春游郁然有怀赋

豆子山,打瓦鼓。扬平山,撒白雨。下白雨,取龙女。织得绢,2丈伍。二分之一属罗江,四分之二属青龙。——西夏·无名氏《绵州巴歌》

绵州巴歌

旅雁往南飞,风雨群初失。饥渴费力两翅垂,独下寒汀立。鸥鹭劫难亲,矰缴忧相逼。云海辽阔无处归,什么人听哀鸣急。——清代·朱敦儒《卜算子·旅雁向西飞》

卜算子·旅雁向西飞

宋代:朱敦儒

旅雁向北飞,风雨群初失。饥渴劳苦两翅垂,独下寒汀立。鸥鹭磨难亲,矰缴忧相逼。云海广阔无处归,什么人听哀鸣急。

52爱国,人民,咏物

它竖立俗世,看尽逝去的红颜枯萎,而时间依然发光夺人,只增新彩应接春意盎然的季节。

临江仙·金锁重门荒苑静

五代:鹿虔扆

鹿虔扆
5代小说家,生卒年、籍贯、字号均不详。早年读书古诗,看到画壁有周公辅成王图,即以此决定。后蜀进士。累官硕士,广政间曾任永泰军军机章京、进检校太傅、加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,人称鹿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。与欧阳炯、韩琮、阎选、毛文锡等俱以工小词供奉后主孟昶,忌者号之为“伍鬼”。蜀亡不仕。其词今存6首,收于《花间集》,其词含思凄惋,秀美疏朗,较少浮艳之习,风格近于韦庄,代表作《临江仙》。今有王观堂辑《鹿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词》壹卷。另据今世盛名学者考证,鹿虔扆曾在前蜀做官,而所谓“5鬼”之说,纯属虚构。

鹿虔扆

龙马花雪毛,金鞍伍陵豪。秋霜切玉剑,落日明珠袍。斗鸡事万乘,轩盖1何高。弓摧南山虎,手接太行猱。酒后竞风范,3杯弄宝刀。杀人如剪草,剧孟同游遨。发愤去函谷,从军向临洮。叱咤经百战,匈奴尽奔逃。归来使酒气,未肯拜萧曹。羞入原宪室,荒淫隐同蒿。——东魏·李供奉《白马篇》

白马篇

安远楼小集,侑觞歌板之姬黄其姓者,乞词于龙洲僧人,为赋此《唐多令》。同柳阜之、刘去非、石民瞻、周嘉仲、陈孟参、孟容。时7月7日也。芦叶满汀洲,寒沙带浅流。二10年重过南楼。柳下系船犹未稳,能几日,又秋节。黄鹤断矶头,故人今在否?旧江山浑是新愁。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——南齐·刘过《唐多令·芦叶满汀洲》

唐多令·芦叶满汀洲

谷底那堪更北枝,年年自分着花迟。高标逸韵君知不知道,正是层冰雨夹雪时。——东汉·陆务观《春梅绝句·其2》

春梅绝句·其二

宋代:陆游

山沟那堪更北枝,年年自分着花迟。高标逸韵君知不知道,就是层冰中雪时。1拾咏物,春梅,抒怀,爱国

咏梅9首

明代:高启

高启(133陆-137三)白族,江西埃德蒙顿人,元末明初盛名作家,与杨基、张羽、徐贲被誉为“吴中肆杰”,当时论者把她们比喻“明初肆杰”,又与王行等号“北郭10友”。字季迪,号槎轩,平江路长洲县人;洪武初,以荐参修《元史》,授翰林高校国史编修官,受命教师诸王。擢户部右太师。罗利太守魏观在张士诚宫址改修府治,获罪被诛。高启曾为之作《上梁文》,有“龙蟠虎踞”4字,被疑为歌颂张士诚,连坐腰斩。有《高太守大全集》、《凫藻集》等。

高启

金沙41668.com,岁见梅追和壹首,终恨有孩子子态耳
竹里一枝梅,雨洗娟娟静。疑是精英日暮来,绰约风前影。新恨有不测,过去的事情何堪省。梦绕阳台寂寞回,沾袖余香冷。——孙吴·向子諲《卜算子·竹里一枝梅》

卜算子·竹里一枝梅

读陆务观咏梅词,反其意而用之。风雨安梨,飞雪迎春到。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乌棒俏。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。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——近今世·毛泽东《卜算子·咏梅》

卜算子·咏梅

山里那堪更北枝,年年自分着花迟。高标逸韵君知不知道,就是层冰小雪时。——西晋·陆务观《梅花绝句·其贰》

梅花绝句·其二

宋代:陆游

山沟那堪更北枝,年年自分着花迟。高标逸韵君知道还是不知道,正是层冰大雪时。110咏物,春梅,抒怀,爱国

山里那堪更北枝,年年自分着花迟。高标逸韵君知道还是不知道,便是层冰中雪时。——南齐·陆务观《红绿梅绝句·其2》

先前古代人以梅吟诗,作词,它有1种天然随兴、淳朴与雅逸。千百红绿梅,茕茕傲立,不染铅华;看图走境,就如作者情愿化身为读经的道人,相聚于古道,柴门,烹水煮茶,赏梅观雪与梅共度壹段层檐下的生活。

山里这堪更北枝, 年年自分着花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