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拔鹧鸪天名作十首

江水沉沉帆影过,游鱼到晚透寒波。渡口双双飞白鸟,烟袅,芦花深处隐渔歌。扁舟短棹归兰浦,人去,萧萧竹径透青莎。早上无风新雨歇,瓜月,露迎珠颗入圆荷。——五代·阎选《定风浪·江水沉沉帆影过》

小阑干·二零一八年人在凤凰池

元代:萨都剌

萨都剌(约127二—1355)南梁小说家、乐师、书法家。字天锡,号直斋。蒙古族。其先世为西域人,出生于雁门,泰定肆年进士。授应奉翰林文字,擢南台长史,以投诉权贵,左迁芜湖录事司达鲁花赤,累迁江南行台侍太尉,左迁淮西南道经历,晚年居克利夫兰。萨都剌善美术,精书法,尤善燕书。有虎卧龙跳之才,人称燕门才子。他的法学创作,以诗词为主,诗词内容,以观景、归隐失业、慕仙礼佛、酬酢应答之类为多,思想价值不高。萨都剌还留有《严陵钓台图》和《梅雀》等画,现珍藏于Hong Kong紫禁城博物院。

萨都剌

永夜抛人哪个地方去?绝来音。香阁掩,眉敛,月将沉。争忍不相寻?怨孤衾。换笔者心,为你心,始知相忆深。——伍代·顾夐《诉衷情·永夜抛人哪里去》

诉衷情·永夜抛人哪个地方去

思过去的事情,渡江干,青蛾低映越山看。共眠1舸听秋雨,小簟轻衾各自寒。——秦朝·朱彝尊《桂殿秋·思过往的事》

桂殿秋·思往事

秦楼东风里,燕子还来寻旧垒。馀寒犹峭,红日薄侵罗绮。嫩草方抽玉茵,媚柳轻窣轩辕黄帝女子花剑。莺啭上林,鱼游春水。几曲阑干遍倚,又是壹番新桃李。佳人应怪归迟,梅妆泪洗。凤箫声绝沉孤雁,望断清波无双鲤。云山万重,寸心千里。——南陈·无名《鱼游春水·秦楼东风里》

鱼游春水·秦楼东风里

宋代:佚名

秦楼东风里,燕子还来寻旧垒。馀寒犹峭,红日薄侵罗绮。嫩草方抽玉茵,媚柳轻窣黄女华。莺啭上林,鱼游春水。几曲阑干遍倚,又是1番新桃李。佳人应怪归迟,梅妆泪洗。凤箫声绝沉孤雁,望断清波无双鲤。云山万重,寸心千里。3四婉转,闺怨,春日,想念

画毂雕鞍狭路逢,一声肠断绣帘中。
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金作屋,玉为笼,车如流水马如龙。
刘郎已恨蓬山远,更隔蓬山几万重。

鹧鸪天    宋·朱敦儒

定风云·江水沉沉帆影过

五代:阎选

阎选,生卒和字里不详,⑤代时期后蜀的布衣,工小词。与欧阳烔、鹿虔扆、毛文锡、韩琮被世人称为“5鬼”,世传有八首小词被中国人赵崇祚收入《花间集》。《花间集》称阎处士。其余不详。

阎选

画毂雕鞍狭路逢,一声肠断绣帘中。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金作屋,玉为笼,车如流水马游龙。刘郎已恨蓬山远,更隔蓬山几万重。——北宋·宋祁《鹧鸪天·画毂雕鞍狭路逢》

鹧鸪天·画毂雕鞍狭路逢

楼阴缺,栏干影卧东厢月。东厢月,一天风露,杏花如雪。隔烟催漏金虬烟,罗帏黯淡灯花结。灯花结,片时好梦,江南天阔。——北宋·范成大《秦楼月·楼阴缺》

秦楼月·楼阴缺

二零一八年人在凤凰池,银烛夜弹丝。沉水香消,梨云梦暖,深院绣帘垂。二〇一9年冷静江南夜,心事有意外。杨柳风柔,木丹月淡,独自倚阑时。——南陈·萨都剌《小阑干·二零一八年人在凤凰池》

小阑干·二零一八年人在凤凰池

元代:萨都剌

二〇一八年人在凤凰池,银烛夜弹丝。沉水香消,梨云梦暖,深院绣帘垂。今年冷冷清清江南夜,心事有意外。杨柳风柔,木丹月淡,独自倚阑时。4肆婉转,感伤,时光

二〇一八年人在凤凰池,银烛夜弹丝。沉水香消,梨云梦暖,深院绣帘垂。今年冷静江南夜,心事有不测。杨柳风柔,栀冬月淡,独自倚阑时。——后唐·萨都剌《小阑干·二〇一八年人在凤凰池》

鹧鸪天    宋·姜夔

金沙41668.com,鹧鸪天    宋·周紫芝

春悄悄,夜迢迢,碧云天共楚宫遥。梦魂惯得无拘检,又踏杨花过谢桥。

一些残红欲尽时,乍金天气满屏帏。梧桐叶上三更雨,叶叶声声是分开。

唱彻阳关泪未干,功名馀事且加餐。浮保山送无穷树,带雨云埋四分之二山。

自身是清都山水郎,天教分付与疏狂。曾批给雨支风券,累上留云借月章。

今古恨,几千般,只应离合是悲欢?江头未是风云恶,别有凡间行路难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