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 3

古典工学之随园诗话·卷十

劝君莫向大雾山家,劝君莫向东风夸。前边自有好田地,黄花开后开春梅。——西夏·罗伦《初二八日至泷滨夕车溪张氏》

兰陵王 寄怀许少白蓟门,依清真四声

清代:杨玉衔

1869-一九四二,字懿生,号铁夫、季良、鸾坡,以号行,湖北九马画山人。光绪帝二十三年举人,三十年考取内阁中书。官四川通判。中华民国间曾任杭州国专词学教师及Hong Kong布宜诺斯艾Liss大学、国民大学教师。曾从朱祖谋学梦窗,后即以笺释吴文英的《梦窗词》扬名词坛。著有《抱香室词钞》、《梦窗词笺》等。晚年蛰居香港(Hong Kong)之太平山,以著述自娱。

杨玉衔

有酒当歌,歌亦莫苦。来日如归,曾不俟作者。牙须䰄䰄,积水生苔。苔生水枯,使本身心哀。青天为舟,日月为桨。渡笔者百多年,旁人嗣往。蜉蝣匪短,嵩岳匪长。人悲有余,小编乐未央。何用为乐,与彼婴孩。仰视苍苍,生不自知。何用为乐?与彼草木。蒙蒙尔心,俾无饥渴。何用为乐?与彼山阳。朝行九州,夕不遗光。何用为乐?与彼瓦石。中无肺肠,饮食不可。何用为乐?与彼浮云。逢逢天飞,首尾无因。何用为乐?与彼流水。出入鱼腹,长生无死。生死同寄,形影俱虚。但当喜悦,终笔者说话。——南陈·杨宗发《短歌行》

短歌行

醉醒何处可,延月键松扉。境寂心还定,天高梦不归。一弹琴味永,三叹瑟声稀。翻羡孤飞雁,寒芦任尔依。——古代·杨守礼《冬夜和朱画庄韵》

冬夜和朱画庄韵

理愁无绪。酡颜对、吴霜酣饱双树。半生枯稿惯悲秋,膏泽违春雨。算落叶、翔空万羽。江村图画疑晞古。讶澹泊人家,买到北燕支,盖尽石阑寒素。闻道径石停车,枫林坐晚,冷色薰透吟赋。炫天霞彩照东篱,更絮寒鸦语。久隔鲈莼脍缕。烹湘休遣残红去。望待偿、武周愿,厚积阶茵,醉供眠处。——北周·杨玉衔《霜叶飞
山居门前双乌桕树饱霜递零,叶叶作胭脂色,缤纷篱落间,依梦窗四声》

菜叶飞
山居门前双乌桕树饱霜递零,叶叶作胭脂色,缤纷篱落间,依梦窗四声

清代:杨玉衔

理愁无绪。酡颜对、吴霜酣饱双树。半生枯稿惯悲秋,膏泽违春雨。

算落叶、翔空万羽。江村图画疑晞古。讶澹泊人家,买到北燕支,盖尽石阑寒素。

闻道径石停车,枫林坐晚,冷色薰透吟赋。炫天霞彩色照片东篱,更絮寒鸦语。

久隔鲈莼脍缕。烹湘休遣残红去。望待偿、汉代愿,厚积阶茵,醉供眠处。

1

沈先生斯图加特学子仅一位活着

江宁城中,每至龙潜月,江北村妇多渡江为人佣工,皆不缠足;间有佳者。秦芝轩方伯席上集唐句戏云:“一身兼作仆,两足白于霜。”

初二12日至泷滨夕车溪张氏

明代:罗伦

(1431—1478)明江苏永丰人,字应魁,改字彝正,学者称一峰学子。家贫好学,成化二年贡士第一。授翰林大学修撰。抗疏论李贤起复,落职,谪南平市舶司提举。次年复官,改南京,居二年,以疾辞归。隐于金牛山,专研经学,开门教师,从大家甚众。嘉靖初追赠左春坊谕德,谥文毅。能诗,有《一峰集》。

罗伦

不醉醇醪已十霜,诗情酒思瘦耶狂。如何月亮人千里,宛在蒹葭水一方。纳海吐霞生野癖,草玄飞墨带芝香。长年饱植琅玕树,郁起云间双凤凰。——金朝·罗应许《潘子迁社兄以诗见赠赋此寄怀兼申华祝》

潘子迁社兄以诗见赠赋此寄怀兼申华祝

芳年二九稿砧捐,素志持之以恒誓不迁。教子立身为后人,养亲尽孝慕前贤。华铅艳饰浑慵理,孤影寒灯祇自怜。节义由来天所佑,中流覆棹独能全。——明朝·罗亨信《赠周节妇》

赠周节妇

林中重结宇,正对采蘋洲。妇汲常依墅,宾来爱倚楼。溪声星回节砌,屋影动春流。莫讶人争席,门前有白鸥。——明代·罗洪先《题江湾北川堂》

题江湾北川堂

明代:罗洪先

林中重结宇,正对采蘋洲。妇汲常依墅,宾来爱倚楼。

溪声严月砌,屋影动春流。莫讶人争席,门前有白鸥。

1

斗杓直。斜倚长空荡碧。燕台树、春信几番,隔岭春梅暗无色。貂裘敝去国。忘识。东华旧客。桑沧恨、追话旧游,珍托云鸿去书尺。蛮江记萍迹。正鸟寄回樯,鸥笑争席。饥驱何补泉明食。剩压袖诗重,伴装琴古,归帆风利破数驿。怅人阻南北。悽恻。怨怀积。耐烛影秋寒,花事春寂。烟波渺渺苍无极。况触恨杯酒,閟音亭笛。西崦曾翠,剪赠笔者,晕砚滴。——西夏·杨玉衔《兰陵王
寄怀许少白蓟门,依清真四声》

沈祖棻将“九一八”事变后国人对国已不国的焦躁,传递得深远婉转,令中心理高校厅长汪东赞叹不已,更令沈祖棻由此获得“沈斜阳”别号。

一十九

早早,学名春晓,是沈祖棻的外外孙女,当时只两岁。程千帆还特意抄录此诗,寄给刘国武。九页信纸、九百余言,刘国武特地装裱在她的“传家宝”大书里。“沈先生夫妻是很罗曼蒂克的,过出生之日都要写成诗词寄给塔林的学习者。”

清高宗甲戌,尹文子端公总督南河。赵子龙松中翰入署,见案上从容诗册,戏题云:“八扇天门诀荡开,行间字字走风雷。子才果是真才子,笔者要分她一斗来。”

五十八

先师史玉瓒先生,以朱笔书《仆固怀恩传》后云:“怀恩本不辜负君恩,青史何曾照覆盆?万里灵州荒草外,到现在夜夜泣英魂。”余时七虚岁,偷读而记之。

五十九

余绍祉哥们有《嵩山》诗四首。警句云:“松生绝壁不知土,人住深崖只看见烟。”又曰:“山中人习闻天乐,石上松曾见古皇。”余游云梦山,至佳处,叹其言之果然。

六十

余过西安,许穆堂侍御极夸方大章名燮者之诗;蒙以诗册见投。七古学少陵,颇有奇气;七律似明七子。录其《题内子桃源放舟小照》云:“黄肉桃湾里听鸣榔,水复山重路渺茫。过此便为仙世界,来。时还着嫁服装。云中鸡犬应同听,月下房栊好对床。愿种秫粳三十亩,画眉窗下话羲皇。”尹文子端公有紫骝马,骑三十年矣,怜其老毙,以敝帷瘗之。穆堂吊以诗云:“万里云霄空怅望,生平筋力尽驰驱。”又曰:“朽骨漫留贤士口,敝帷应念主人恩。”尹公读之泣下。

六十一

人闲居时,不可一刻无古代人;落笔时,不可一刻有先人。平居有古人,而学力方深;落笔无古代人,而精神始出。

六十二

萍望张宏勋名栋,自号看云山人,工诗善画。与余在长安,有车笠之好。同谱中,如沈椒园、张少仪、曹麟书,俱显贵。庄容可官至高校士;而宏勋终不一第。晚依扬商汪怡士以终。有《看云楼诗集》。《闺怨》云:“镜台寂寂掩芳尘,又换闺房一度春。除此而外殷勤花上鸟,他乡应少劝归人。”《郊外》云:“春来是处足春游,风转长堤草色柔。客过不须频勒马,花扶人影出墙头。”

六十三

余有汪甥兰圃,名庭萱,亦能诗,为贫所累,未尽其才。有句云:“潮落岸从洲外露,风中云向岭头平。”又:“水柳护田蒙绿雾,桃花隔水坠红云。”皆妙。

六十四

余在端州,丰川令彭翥,字竹林,山西人,以诗来见。有句云:“一官手板随人后,万里乡心入雁先。”余击节不已。竹林喜,见赠云:“盛世岁星终执戟,南华隐吏有随园。”“云里筇才双足峙,鸥边舫已万花扶。”

六十五

高要令杨国霖兰坡,作吏三十年,两膺卓荐,傲兀不羁,与余相见端江,束惰之馈,无日不至。闻余游罗浮归,乞假到鼎湖延候,以诗来迎云:“山麓峰峦秀色殊,如何海内姓名无?全凭大雅如椽笔,为作者湖山补道书。”道书:海内洞天二十四,福地三十六,鼎湖不与焉。“杖履闲从天空来,教人喜极反成猜。飞骑为报湖山桂,不到山门不许开。”及余归时,送至十里外,临别泣下,《口号》云:“送公自此止,思公曾几何时已?有泪不轻弹,恐溢端江水。”

六十六

余丁丑到新疆,蒙金太傅荐入都,今五十年矣。因访亲家汪少保,故重至焉,。吴树堂中丞垣,引余至署,周历旧游。余席间称金公任藩司时,作官厅对联云:“坐此似同舟,宦情互相关休戚;瞬参大府,公事何妨共酌商。”用意深厚,有名臣风味。公因诵其乡人徐公士林作臬司题庭柱云:“看阶前北京蓝苔青,无非生意;听墙外鹃啼雀噪,恐有冤魂。”真仁人之言。树堂见和一律,有“洞箫声重两千玉,《铜鼓》词传五十春”之句。所云《铜鼓》者,庚午余试鸿博赋题也。金公刻入《省志·艺术文化》类中,今五十载矣。重得披览,恍若前生。

六十七

柳州向有诗会。李松圃比部、马嵘山中翰、浦柳愚山长、朱心池明府、朱兰雪男生,时时分题吟咏。余到后,得与文酒之会,同访名山古刹。临行时,三人买舟相送,依依难舍,见赠篇什,不能够尽录。仅记心池云:“五十年前跨鹤行,重来无复旧同群。一囊新句千丝雪,万叠翠微两屐云。好古不求唐后碣,散文哪个人撼岳家军?灵皋健笔渔洋句,才力输公尚拾壹分。”“卅载心惊绝代才,何缘杖履得追陪?文章真处天性见,谈笑深时风雨来。一棹方回仙掌外,片帆又挂楚江隈。湘灵也解延名士,九面山头次第开。”柳愚云:“筋力登临老尚优,每逢佳处辄勾留。哪个人能鹤发陆仟里,来证鸿泥五十秋?遗闻略知余白足,僧明远,能谈金中丞遗事。残碑尽拓付苍头。闻公欲挂湘帆去,又向天柱山作胜游。”兰雪云:“六朝偶恋烟花迹,一代先收翰墨勋。”

松圃父丹臣先生少贫,以笔一枝,伞一柄,至湖北;不二十年,致富百万。松圃诗才清绝,不慕显荣。老爹和儿子皆奇士也。《晓行》云:“朦胧曙色噪归鸦,风撼疏林一径斜。四处白云吹不起,野田三角麦乱开花。”“芦荻飞花白满汀,停车安歇水边亭。前林一线炊烟起,画断遥山半角青。”《秋思》云:“凉笛声兼风叶下,归鸦影带夕阳来。”

六十八

余试鸿词报罢,蒙归安吴小眉少司马最为青盼。五十年来,其家式微。今年游粤东,过飞来寺,见先生题诗半山亭云:“西径崎岖上,东峰宛转行。半山山非常多,飞鸟一身轻。”读之,如重见老成眉宇。先生讳应菜,弟讳应枚。其封君梦苏咸宁兄弟而生,故一字小眉,一字小颖。小眉长史云南,平反麻城冤狱,为天下所称。小颖亦官至礼部少保。

六十九

李怀民与弟宪桥选《唐人主客图》,以张水部、贾莱茵河两派为主,余名称为客;遂号所咏为《二客吟》。怀民《赠人盆桂》云:“送花如嫁女,相看出门时。手为拂朝露,心愁摇远枝。”《送张明府》云:“在县常无事,还家唯有身。随行一舟月,出送满城人。”宪桥咏《鹤》云:“纵教就平立,总有欲高心。”“不辞临水久,只觉近人难。”《历下厅》云:“马餐侵皂雪,吏扫过阶风。”《送流人》云:“再逢归梦是,数语此面生。”多少人果有贾、张风味。

七十

余过大庾,邑宰袁镜伊欣然相接,自言倾想者三十年。同游了山,又亲送过梅岭。自诵《雪》诗云:“远近枝横千树玉,往来人负一身花。”赠人云:“雪调静听孤唱远,云程遥望一痕青。”本籍宣化,故有句云:“山排云朔从全世界,水合桑沩入地无。”皆佳句也。镜伊名锡衡,丙申孝廉。有勋贵过境,慊从殴伤平民,镜伊缚置狱中,取保辜限状。嗣后过者肃然。

七十一

山左朱海客先生,名承煦,素无一面。忽遣人投书,署云“上天下大才子某”。余感其意,过京口时,访江子磊岳书院。先生已七十矣,留饮再四。余因风扬帆,不克小住。未四个月,先生竟归道山。又两年,遇其子銮坡于台北,急索乃翁诗稿,得《示内》二句云·:“剪刀声歇栽京花,井臼功余问字初。”

七十二

余病苏黎世。乐昌令吴公世贤,每公事稍暇,必至床前咨询。余爱其诗笔清丽,可作陈琳之檄。咏《钓竿》云:“淇园笤筐折新枝,人到忘机鸥鹭知。风雪寒江应忆我,大侠末路悔抛伊。”《羽扇》云;“常使指挥天下事,不羞憔悴月明中。”《皮蛋》云:“个中偏蕴云霞彩,味外还余松竹烟。”吴号古心,松江人。

七十三

海阳令邱公学敏,闻余到端州,即驰书与香亭,必欲一见。果不辞劳苦,假公文到省,畅谈竟日,馈遗殊厚。记其佳句云:“山连齐、鲁青难了,树入淮、徐绿渐多。”

七十四

鱼门上卿于学无所不窥,而终身以诗为最。余寄怀云:“毕生绝学都参遍,第一诗功海样深。”寄未1月,而鱼门自京师信来,亦云“所学,惟诗自信”,不期而同,可谓知己自知,心领神会矣。屡托余买屋交州,为结邻计。不料在都柏林,孙补山中丞招饮,告以鱼门殁于辽宁毕太傅署中。相互泣下,衔杯无欢。因思毕公一代宗工,必能收其遗稿;然鱼门所刻《蕺园集》,仅百分之四十耳。记其未梓者:《书怀》云:“才难问生产,气不识金牌银牌。”《题阮吾山行卷》云:“无劳叹行役,行役是闲时。”《对雪》云:“夜间开业的市场收声归阒寂,虚堂敛抱对寒清。”《乞假》云:“官书百卷从担去,病牒三行有印钤。”呜呼!此乾隆帝三十八年,假归寓随园,以近作见示,而余所抄存者也。不意竟成永诀!

七十五

余庚寅秋闱,与锡山李君时乘,同寓马姓家,同登秋榜,垂五十年。今岁在粤东,其子邕来见访,出诗见示。录《山居》二首云:“一从疏世事,成天把犁锄。村色牛羊外,秋砧水石余。山深迟刈麦,潭冷不黑里头。倘有小说家至,犹堪剪韭蔬。”“闲云上小楼,落日林塘幽。溪雨蛙声聚,山风槲叶秋。一囊方朔米,卅载晏子裘。便欲烟霞外,将身作隐侯。”

七十六

余宰江宁时,侯君学诗苇原,年十四,应童子试。后夏醴谷先生屡称其能诗,终未见也。今宰新会。余往相访,同游圭峰望海。读其诗,专长古风,盖深于杜、韩、杜秋娘家者。佳句云:“绿遮人外柳,红落渡前花。”“狂药看人频动色,樗蒲到老不有名。”

七十七

情窦初开之事,不宜于老;然借老解嘲,颇可言之成理。康节先生《妓席》云:“花见白头花莫笑,白头人见好花多。”余仿其意云:“若道风情老无分,夕阳不合照桃花。”方南塘六八岁娶妾,云:“笔者已轻舟将出生,得君来作挂帆人。”

七十八

余幼居瓜亚基尔葵巷,十七岁而迁居。伍15虚岁从白下归,重经旧庐、记幼时游跃之场,极为宽展;而此时观之,则湫隘已甚:不知曩者何以居之恬然也。偶读陈处士古渔诗曰:“老经旧地都嫌小,昼忆儿时似觉长。”乃实获笔者心矣。

七十九

掌科丁田澍先生乞假归,《留别都人》云:“亦知葑菲才无弃,其奈桑榆影渐低?”“论事偶尔分洛、蜀,交情原自比雷、陈。”“晓钟催去朝天客,过巷车声枕畔听。”皆妙。

八十

西安缪孝廉之惠妻王氏咏《马》云:“死有干金骨,生无一顾人。”《漫兴》云:“天有风波常欲暮,山无草木不知秋。”

八十—

桐城马相如、山阴沈可山,少年狂放,路逢亲迎者,不问主人,直造其家,索纸笔。《替新娘催妆》云:“江南词客太翩跹,打鼓吹箫薄暮天。应是天孙今夕嫁,碧空飞下两云仙。”“随郎共枕心犹怯,别母牵衣泪未干。玉箸休教褪红粉,金莲烛下有人看。”娶妇家颇解事,读之大喜;饮以玉爵,各赠金花一枝。

八十二

余最爱言情之作,读之如桓子野闻歌,辄唤奈何。录汪可舟《在外哭女》云:“遥闻临逝语堪哀,望作者殷殷日百回。死别何时曾想到?岁首无路复归来。绝怜勤奋为新人,转幸逍遥入夜台。便即还家能见否?一棺已盖万难开。”《过朱草衣故居》云:“路绕丛祠鸟雀飞,依旧门巷故人非。忆寻君自初交始,每渡江无不见归。问疾榻前才转盼,谈诗窗外剩斜晖。绝怜童仆相随惯,未解存亡欲扣扉。”沙斗初《经亡友奢华住宅》云:“千古鱼陂占水乡,四时烟景助清光。弟兄不隔东西屋,宾主无分上下床。斗酒几番当’皓月,题诗多半在修篁。今朝独棹扁舟过,回首前欢堕渺茫。”厉太鸿《送全谢山赴海口》云:“生来僧祜偏多病,同往林宗又失期。两点红灯看渐远,暮江优伤独归时。”王孟亭《归兴》云:“漫理轻装唤小舰,何缘归兴转萧骚。老来最怕临歧语,灯半昏时酒半消。”宗介帆《别母》云:“垂白高堂八十余,龙钟负杖倚门闾。泣惟张口全无泪,话到关爱只望书。”某妇《送夫》云:“君且前行莫回想,高堂有妾劝加餐。”

八十三

辛酉年,王光禄礼堂来白下,访江宁令陆兰村。予问:“有新诗否?”光禄书《赠内》云:“几载东华不自聊,绿窗并坐感萧骚。寒闺刀尺陪宵读,瓦鼎茶汤候早朝。马磨劳生还忆共,犬台残魄大概招?却嗤杀跌容臣朔,但把清斋学细腰。”“一室流尘玉漏穷,更阑深掩小房栊。何妨放诞时卿婿,听唱风波欲恼公。天畔登楼长客里,灯前拥髻只愁中。一龛低处双栖稳,雪北香南结托同。”又《从围》句云:“日占戊好军容壮,牡奉辰多典礼偕。”“霜浓牛马通身白,林冻乌鸦闭口喑。”一用《毛诗》,一用《北史》,俱高尚。

八十四

松原小说家,以“二村”为最。一李啸村莼,一鲁星村殡。鲁五言如:“久客神常倦,还家似在舟。”“鸟散雪辞竹,烟消山到门。”“风竹不留雪,冰池时集鸦。”七言如:“舟行忽止冰初合,窗暗还月球未沉。”“避雪野禽低就屋,忘机小鼠渐亲戚。”皆可诵也。又:“雀浴乘冰缺。”五字亦佳。

啸村工七绝,其七律亦多佳句。如:“马齿坐叨人第一,蛾眉窗对月底三。”“卖花卉市镇散香顺着路,踏月人归影过桥。”“春服未成翻爱冷,家书空寄不要紧迟。”皆独写人性,自然清绝。腐儒以雕巧轻之,岂知钝根人,正当饮此圣药耶?弘历壬戌,观补亭阁学,科试上江,点名至啸村,笑曰:“久闻进士诗名,本次考不必作《四书》文,作诗二首,可也。”题是《卖花吟》。李有句云:“自从卖落行人手,瓦缶金尊插任君。”又曰:“自笑不比双粉蝶,相随犹得入豪门。”阁学喜,拔置一等。

八十五

朱竹君先生督学皖江,任满,余问所得人才。公手书姓名,分为三种:朴学数人,才华数人。次日,即率黄举人名戊、字左君者来见,美少年也。其《京邸夜归》云:“入城灯市散,有客正还家。新仆欲通姓,娇儿不识爷。春光满茅屋,喜气上灯花。乍见翻万般无奈,徘徊月正华。”七言如:“小艇自流初住雨,夹衣伤心嫩晴风。”殊有色情自赏之意。

八十六

弘历乙巳,予于李治达公处,见厉子大文人,时为少司寇。以冢宰文恭公之子,未弱冠即入翰林。诗才清妙。《除夜和韵》云:“一年清课为花忙,无事花间倒百觞。日落归鸦喧古木,家贫饥鹤唳空仓。楸枰静设迟棋客,彩笔吟成和省郎。官柳未黄肉桃已烂,春风早晚亦何尝。”《独酌》云:“萍分云散故人离,尊酒应怜独酌时。夜漏渐沉烧烛短,残书未了引眠迟。罗江春信盆梅报,纸帐宵寒鹤梦知。皎皎庭除余落月,屋梁相照此心期。”

八十七

广陵曹淡泉先生,以“一夕春风暖,吹红东京棠”一联,为予所赏;遂特意为诗。《赠妹》云:“吾妹何贤淑,能箴女史词。倩人事教育织素,随嫂学蒸梨。母病翻经早,家贫得婿迟。天然喜爱好,常诵阿兄诗。”《伞山道中》云:“南陌草萋萋,秋日插未齐。投村先问路,隔陇但闻鸡。坝断溪声急,山高日影低。夜来经雨过,牛迹满荒堤。”他如:“老牛舐犊沿修埂,雏燕分巢过别家。岁逢闰月春来早,山背丹东雪化迟。”俱妙。

八十八

桐城刘大槐耕南,以古文名人。程鱼门读其全集,告予曰:“耕南诗胜于文也。”《听琴》云:“香台初上日,檐铎受风微。亲密的朋友不期至,僧庐同叩扉。弹琴向佛坐,余响入云飞。余亦忘言说,乌栖犹未归。飞独宿》云:“江村黄叶飞,犹掩萧斋卧。时有捕鱼者,橹声窗外过。”真清绝也。《哭弟》云:“死别渐欺初日诺,长贫难作托孤人。”

八十九

塞内加尔达喀尔孝廉薛起凤,字皆三,性孤冷;亡后,彭尺木贡士为梓其遗诗,《过范仲淹公祠》云:“忧乐毕生事,齑咸志在斯。由来天下任,只在文士时。”《对雪》云:“天风剪水水争飞,飞上寒山浣石衣。一夜雪深迷涧道,不知何地叩岩扉。”

九十

雍州龚进士元超,字旭开,余诗弟子也。《月夜》云:“江水洗江月,荻花寒不飞。胡立阳足烟景,屋宇湛霜辉。戍角宵将半,溪船渔未归。沿堤采芳芷,似胜北山薇。”《送从兄酌泉夜归》云:“前番不识路,闻语碧萝丛。此次逢招饮,衔杯红叶中。山深花木好,客妙性格同。归路哪个人先醉?应扶白发翁。”《渔家》云:“轻彀纹生玉溆斜,晚风吹雨湿桃花。红裙双腕急摇橹,前面垂杨是妾家。”

九十一

拉脱维亚里加吴飞池,学诗于樊榭先生。先生爱其“红蓼花深冷葛衣”一句,谓可镌入印章。其《澶州杂诗》云:“晨光黯黯树稀微,云带炊烟湿不飞。几人家秋色里,满天立冬漫柴扉。”《过洛阳问富贵花》云:“花浓洛下种应真,小编却来时不是春。到耳尽夸颜色好,未开先赏断无人。”他如:“林间一鸟过,池面数花欹。”“岸仄疑无路,灯明似有村。”“晓月光微难辨树,东风吹冷不知衣。”皆清脆可喜。

九十二

余祖居克利夫兰艮山门内大树巷。邻有隐者桑文侯,鬻粽为业,性至孝:父病膈,文侯合羊脂和粥以进;父死,乃抱铛而哭。人为绘《抱铛图》,征诗。万君光泰诗最棒。其词曰:“羊脂数合米一掬,病父在床惟啖粥。父能啖粥子亦甘,粒米胜于五鼎肉。升屋皋某无归魂,束薪断火铛寡恩。床前呼父铛畔哭,抱铛20日铛犹温。呜呼!恨身不作铛中米,临殁犹能进一匕,谓铛不闻铛有耳。”文侯之子叟甫先生,性孤癖,能步行百里,弃主事官,裹粮游五岳。《留别袁石峰》云:“莫定槛外人物外踪,梦魂飞入碧霞重。浮云形似世情幻,秋树色添游兴浓。白练横过天际马,乌藤直上岭头龙。凭将一斗喻糜汁,洒遍天门日观峰。”《过雁荡山》云;“恒山门降雨盈盈,玉女秋期会玉京。拾万云鬟梳洗罢,漫空盆水一同倾。”《嵩洛杂诗》云:“铁梁大小石纵横,似步空廊原有声。世外多情五明月,直陪孤影到三更。”非深于游山者无法言。先生名调元。

九十三

姬传姚校尉云:“诗文之道,凡志奇行者易为工,传庸德者难为巧。”理尽管也;然亦视其人之用笔何如耳。吾族柳村有侧室韩氏,年逾二十,即守节教子,居竹柏楼十三年而卒。子又恺请旌于朝,又画《楼居图》志痛。不经常士医师咏其事者如云,号《霜哺遗音集》。此庸行也。余独爱少詹钱辛楣七古云:“郊居岑蔚竹柏交,秋霜轹物群英凋。小楼一灯青不摇,课儿夜诵声咿咬。柳村岳岳古英雄,山丘华屋如惊泡。淑姬寤言矢络宵,手持刀尺敢惮劳?《离鸾别鹄》哀弦操,可怜荻影风萧萧。熊丸茹苦胜珍肴,湛侃复见良足褒。伫看紫诰庆所遭,乌头绰楔荣光高。何图蕙草谢一朝,楼存人去魂难招!娃他爹玉立森兰苕,春晖未报心忉忉。音徽追溯倩画描,披图展拜恒号眺。作者为唱歌辉风流。”又,重庆贡士顾钰五律第二首云:“非拟怀清筑,萧然坐一林。竹森环户翠,柏古落庭阴。画荻慈亲志,登楼孝子心。当年纺绩处,倾听有遗音。”柳村名永涵,夏洛特人。

古典医学原作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联网,转发请评释出处

轻语岁月,淡看时局。沈先生的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路易港学子,健在的仅刘国武。那位九十九周岁老人,感叹老友离去,还大概有个细微心愿,“再给本身两年,活到百岁。”

毛西河言:“古时候的人诗题,所云‘遥同’者,即遥和也。谢跳《同谢咨议〈铜雀台〉诗》、卢照邻《同纪明〈孤雁〉诗》,皆是和诗,非同游也。”

邮电通讯路37号,华东医院院史陈列馆,多项档案,记录了当下华北坝的西俗之盛。

一段美好爱情,成同学善意调侃的指标。“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肠断白蘋洲。”沈祖棻在“过尽”的大千世界中,一眼在“千帆”中看中了意中人。

五十三

克利夫兰被日机疯狂轰炸后,沈祖棻与程千帆匆忙避难。昨夜南风浪乍急,故园霜叶辞枝。沈祖棻不得不分开新婚的男人,独自壹位先行入川。

四十五

装帧:布脊精装

余以紫玻璃镶窗,有时咏者甚多。太仓闻省谦云:“一天花气镜边浮,朵朵晴霞入望收。槛外电光何处雨?山中暮色最宜秋。”尤贡父云:“四面有山皆夕照,一年无日不花光。”江宁高庙僧亮一工栽菊,能使月月有花。

图片 1

三十二

沈祖棻的好多词,保持着家国同悲、满怀期待、字字回肠的风格。“阑干四面下重帘,不断愁来路。将病留春共住。更山楼、风翻暗雨。归期休卜,过了白露,韶华迟暮。”汪东先生谓“此下字字沉顿,尤为凄咽”。

梁文庄公弟梦善,字午楼,生富贵家,而娟洁静好,《孟轲》所谓“无献子之家者也”。年十五,举于乡,六上春闱,不第;出宰蠡县,非其志也。年过四十而卒。《出都》一首,便觉不祥。其词云:“何处俗世有雁声?暮云无际且南征。东风禾黍临官道,落日牛羊近古镇。生意渐如衰柳尽,浮生只共片帆轻。劳劳踪迹年年是,凄绝天涯此夜情。”咏《熏炉》云:“梦去恰疑怀堕月,抱来错认玉为烟。”《饮沈椒园都督家》云:“微吟韵许追前辈,中酒身还耐薄寒。”《述怀》云:“洗马清羸潘令鬓,别人刚认一愁无。”皆清词丽句,楚楚自怜。亦有壮语,如:“出塞不辞两千0里,著书须计一千年。”恰非常少也。

沈祖棻晚年写出了老牌的长篇诗作《早早诗》,被誉为“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古典小说史上空前未有的绝响”。

顺德妓郭三为讼事,江宁王令拘讯之。香亭为关说求免。王覆札云:“昨承简翰,诚恐狼藉乌贼;欲于园中立五彩幡,使封家十八姨莫逞其势。然弄郭郎者,只是逢场作戏;须俟登台时,看作怎么着扮演,再理会下场,可耳。”香亭乃寄诗云:“一波才定又生波,屡困风姨可奈何?不是花奴偏惹祸,总缘柳弱受风多。”“登台更比下场难,牛鬼威风色已寒。要识李爱妻面目,何如留待帐中看?”

而新颖奇的是“姿势皇后”接纳,沈祖棻填词《虞雅观的女孩子》给予批判:东庠西序诸少年,飞毂穿驰道。广场比赛约同来,试看此回姿势最什么人佳?食堂歌榭消长夜,休日还多暇。文书针线尽休攻,祗恨鲜卑学语未能工。

五十六

开本:16开

赤峰先生夏宝传,生而任侠,出雅雨卢公门下。卢谪戍军台,僮仆无肯随者。夏奋曰:“笔者愿往。”竟策马出塞。六年后,与卢同归。卢再任转运,为捐学正一官,所以报也。程鱼门题其《橐中集》云:“磨刀冰作石,暖客火为衣。”卢亦有句云:“手僵常散辔,泪冻不沾衣。”可想见塞外之苦矣。爱新觉罗·弘历戊子科,以年过八十,钦定进士。陈古渔赠句云:“八旬乡榜无音信,一纸天书有姓名。”又曰:“三征尚却连城聘,一诺能轻万里行。”

刘国武翻看他的“大书”

一十一

文 | 仲伟

三十九

图片 2

家国情怀

二十二

目击华东坝上香车BMW,轻歌曼舞,陈龟年曾写下《咏加尔各答华东坝》一诗,讽刺坝上弥漫的绮靡之风。“酒醉无妨胡舞乱,花羞翻讶汉妆红。何人知万国同欢地,却在国已不国中。”

湖南薛宁庭左徒,与江宁令陆兰村为同龄。丁巳到白门相访,偕公子雨庄与其师高东井泛舟秦淮,作诗云:“衣带一条水,兰舟小亦佳。南朝留胜览,北客壮吟怀。绰约虹桥束,参差画槛排。冲炎偶尔出,记取始秦淮。”“哪个人与偕来者?作家高达夫。看山挥玉麈,忘暑对冰壶。乍可清谈足,宁教佳句无?士龙尹弟子,架笔也珊瑚。”

定价:158元

汉杜钦兄弟,任二干石者10个人。钦官最小,名最著。韩昌黎之孙衮中翘楚后,人但知男子方干,不知探花韩衮。甚矣人传不在官位也!唐人诗曰:“孟简虽持节,湖州属浩然。”简之名自在空旷下。然余到连云港,见独秀峰有简题名,笔力苍古。今之持节者,如孟简其人亦少矣。

程千帆在亲笔撰写的《沈祖棻小传》中回看:“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八年,祖棻先后在巴拿马城金大和华东浙高校学任教。在这临时代的词中,她忠于地写出了当下政治社会生活的一些左侧。那四年是她创作最充分的一世。”

诗成绝唱

知识之道,“四子书”如户牖,“九经”如厅堂,“十七史”如正寝,杂史如东西两厢,注疏如枢阆,,类书如厨柜,说部如庖滔井匿,诸子百家诗文词如书舍花园。厅堂正寝,可以合宾;书舍花园,可以娱神。今之博通经史而不能为诗者,犹之有厅堂大厦,而无园榭之乐也。能吟诗词而不博通经史者,犹之有园榭而无正屋高堂也。是皆可偏废。

本书影印沈祖棻先生《七绝诗论》手稿,以及手抄大鹤山人校本《清真集》一卷,前有张春晓所撰序言。

四十二

1979年10月15日,沈祖棻遇到车祸身亡,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词坛一代巨星就此陨落。

朱博士筠,字竹君,考据博雅,不甚吟诗。有《登湖楼》一律云:“载月来登湖上楼,飘然便可御风游。帆如不动暮天没,岸竟欲斜秋水流。何寺一声孤磬远?长空万点乱鸦愁。酒杯频劝君何苦,未使春波负秀州。”

后天,大家和豪门大快朵颐沈祖棻先生弟子在玖拾陆虚岁时对名师的追忆。

二十六

图片 3

二十一

汪东惊讶,“声母韵母沉咽,韦冯遗响,如在人世。一千年无此作矣。”

薛中立幼时见蝴蝶,咏诗云:“佳人偷样好,停却绣鸳鸯。”大为乃翁生白所赏。且云:“宋时某童子有句云:‘应是子规啼不到,致令小编父不还家。’都以就一代感动,竟整日籁。”

沈祖棻

张药斋宗伯,予告还桐城。兄文和公为首相,作诗送云:“七十悬车事竟成,轻车远称秩宗清。多少人引退能左右逢源?先自作者归休觉不情。图籍开缄珍手泽,墓田作供好躬耕。阿兄他日还初服,拄杖花前一笑迎。”周长长的头发大将军和云:“从先人伦重老成,秩宗真不愧寅清。引年久切归田志,予告翻增恋阙情。万卷缥缃藏古箧,一犁烟雨课春耕。龙眠山色春如黛,知有群仙抗手迎。”清真绵丽,不平时和者,皆不可能及。

一些材料来源华中医院院史陈列馆

随园每至春天,春回大地。家中内子及诸姬人,轮流置酒,为太老婆寿。太太太亦尝设席作答。余有句云:“高堂戒笔者无她出,阿母明朝作主人。”盖实事也。香亭《同赏梅》诗云:“为爱红绿梅敞绮筵,合家春聚画堂前。忽怜香气传风外,却喜花开在雨先。人影共分千竹翠,帘光高卷一山烟。知他万片随云去,还赴墒楼宴列仙。”呜呼!自先慈亡后,此席永断;而香亭亦远宦粤中矣。

一九三三年秋,亚松森巴县界石场,一人美丽优雅的少妇在场镇租房住下,有着新妇子的鼻息,却含几分哀愁,“孤烛影成双,驿庭秋夜长。”

四十一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