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金沙41668.com】寄与公三首 其二原版的书文[释函可古诗]

望见叠峰刚八里,到来门径各鲜新。不由此地禅居壮,那识长边古佛尊。蓄瓜欲比蘋婆味,见树还生水蜜桃津。夜半犬声何足怪,山中魑魅亦亲属。——隋朝·释函可《同雪公费旅游千顶纪事十首
其三》

去岁女华曾有约,今年不待菊华开。予先渡水凭鞍立,尔自冲风带帽来。旷野逢人偏问姓,残阳投寺且擎杯。此是山行第二十日,钟声佛火共徘徊。——明清·释函可《同雪公费旅游千顶纪事十首
其一》

闻君又已离孤寺,毕竟是哪个人割半毡。保养夜寒应早卧,不须秉烛续残编。——北齐·释函可《寄与公三首
其二》

赵孟归献忠

同雪公游千顶纪事十首 其三

明代:释函可

释函可(1611-1659),字祖心,号剩人,俗姓韩,名宗騋,湖南博罗人。他是大顺最后一位礼部都尉韩日缵的长子。晋朝关键知名诗僧。

释函可

曾经关门正是仙,才经两月已千年。鹤飞纵有归来日,只恐人民未必然。——曹魏·释函可《怀苗鍊师》

怀苗鍊师

四个小麃相得甚,穿林度壑必相随。自从老衲下山去,竟过西峰更不回。——北宋·释函可《金塔山居杂咏二十首
其九》

金塔山居杂咏二十首 其九

行路难,不在山间与水间。水有漩复,山有崎岖。城门大道,荡荡愁予。见人必恭敬,避人必欷歔。欷歔亦何为,恭敬亦眨眼之间。人情不一,多凶少吉。——西夏·释函可《行路难》

行路难

明代:释函可

行路难,不在山间与水间。水有漩复,山有崎岖。城门大道,荡荡愁予。

见人必恭敬,避人必欷歔。欷歔亦何为,恭敬亦刹那。

世态不一,多凶少吉。

1

同雪公费旅游千顶纪事十首 其一

明代:释函可

释函可(1611-1659),字祖心,号剩人,俗姓韩,名宗騋,西藏博罗人。他是西魏最后壹位礼部御史韩日缵的长子。南陈之际有名诗僧。

金沙41668.com,释函可

海角虚舟聊欲寄,深藏大壑亦空劳。松根盘石生难直,水势依崖声易高。谩说一枝能自稳,便教三窟竟何逃。残身久拚馀双眼,万古云霄看汝曹。——后金·释函可《入山有感示诸子》

入山有感示诸子

耕田博饭不须贪,但看厨烟勿教断。今年种麦本无多,野雀公然分二分一。——吴国·释函可《金塔山居杂咏二十首
其七》

金塔山居杂咏二十首 其七

三十三年龄事非,两行新泪点田衣。人间白天还容笔者,海上大帽山未许归。天意每于穷极见,故人不为病多稀。明清好恶休须论,且共团圞话日晖。——宋代·释函可《系中破壳日二首
其二》

系中生日二首 其二

明代:释函可

三十八年纪事非,两行新泪点田衣。世间白天还容作者,海上马宁德未许归。

天命每于穷极见,故人不为病多稀。南陈好恶休须论,且共团圞话日晖。

1

寄与公三首 其二

明代:释函可

释函可(1611-1659),字祖心,号剩人,俗姓韩,名宗騋,尼罗河博罗人。他是隋朝最终一位礼部太傅韩日缵的长子。西汉之际出名诗僧。

释函可

不因贫病不思乡,愁绪弥天恨夕阳。自顾一身如此小,千峰犹恨莫能藏。——明清·释函可《偶成》

偶成

二个小麃相得甚,穿林度壑必相随。自从老衲下山去,竟过西峰更不回。——宋朝·释函可《金塔山居杂咏二十首
其九》

金塔山居杂咏二十首 其九

年来无彼我,什么人谓匪心安。古道于今少,人情到此难。鹏飞1六月息,鹪寄一枝寒。相笑哪天已,逍遥海岳宽。——明朝·释函是《归宗山籁一百四首
其三十三》

归宗山籁一百四首 其三十三

明代:释函是

年来无彼笔者,什么人谓匪心安。古道到未来少,人情到此难。

鹏飞十月息,鹪寄一枝寒。相笑几时已,逍遥海岳宽。

1

赵成季,马赛人,膂力绝伦,能倒曳两奶牛走。崇祯时中武贡士,当北上,中途遇响马,击杀数人,乃免。及归,知盗甚盛,恐为所害,遂隐居不出。至是,献忠犯哈博罗内,共兵分数11个人,各为部队,四出劫粮,忽遇赵雍,被扑而走,蹄营不敢言。已而,复益百人驰至,赵怒曰:前仅笞汝以警若辈,今将杀汝等矣。举刀相向,贼惧其勇,各骇而退,还白献忠。献忠问安在。诸卒告之。献知为将材可用,遣骑士厚往迎,赵度贼去必纠众复至,整甲砺刃以俟,忽见旌旗载道,车骑如云,鼓吹引前,武夫拥后,金币列庭,逊辞征聘。赵以事出非望,大喜,遂归献忠。时麾下勇猛数人,悉为义子,赐姓称王,若序后先,则赵应列未位,而赵自负所长,欲较武艺(Martial arts)之好坏,以定爵秩之崇卑。杨旭望闻之,即出愿与相较。献忠恐伤其一,使空手搏战,于是多人乘马,东西分立,互相顾盼,不敢遽交。久之,金鼓一震,两马相对,突前,赵度可望必举手相交,不意可望驰至,竟不举手,并辔相挨而过,猝以肩臂回赵一推,赵比不上备,即堕。然以力大,两足夹于鞍上,身即为马腹下倒穿而过,仍跃立即,竟未有地。其跷捷如此。献忠见之,谓可望虽胜,然可谓斗智而非角力,使再试之,叁位驰马如前,赵俟其至,将梦想怀中一握而举,两足遂悬,马即空鞍飞去,诸军喝采。献忠等大加赞誉,遂以赵为二王,可望为三王,李定国为四王,将士称赵二千岁,孙两千岁,李四千岁。后献忠欲入川,虑军官多携妇人,道险难行,密与诸将议杀妻妾,以令三军,咸有难色,独赵先杀爱妻。献忠大悦,入川久之,献忠忽发狂疾,召赵至前跪之。赵曰:小臣无罪,何见责那样?献忠使左右两人,画赵背为棋枰,赵乃死,诸生以下,皆惊疑欲散。献忠知事不谐,遂传位可望。可望密鸩献忠,而总其兵权云。

以赵鞅之雄武,使将相举而用之,足以保障郡邑,竟投置以资献忠,是猛虎添翼也。然勇猛如赵子余,不为国家建功,以垂千古,乃甘为献忠用,复杀内人以求媚,其不足死也宜哉。

朱国柱黄冈骂贼

朱国柱,云东隔安府人。天启元年丁巳贡士,授湖州同知。崇祯己丑秋,献忠犯海口,势不可支,士民请出城以避贼锋。国柱曰:城亡与亡,安用避焉!遂整衣冠,升堂正坐,骂贼不屈。献忠杀之。先是,崇祯三年丁卯二月,银川城夜卒然震,其声烘然。百姓惊起,疑为贼至。屋脊毁堕,或谓龙过,而又无雨。顷之复响,声如染石,杌杌鋐鋐,始知地震。震过复响。一昼夜凡十有八震。有小镇邹溪居民三十家,震时陷没地中,南阳陷死二百余人。城上女墙悉皆倾倒,时所陷之地不一。陷时有水如墨,倒射于上。自一月以及过大年壬辰芳岁,又两震焉。越十年为丙寅,献忠破盐城。甚矣,灾异之可畏也。

杨内人骂贼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